大“动脉”通畅全复苏存“梗阻”——长江上游水陆物流枢纽复工调查

来源: 网络整理 /发布时间:2020-03-26 10:40:00/ 分类:财经/阅读:
疫情期间,长江上游最大的公铁水联运港口重庆果园港,一度积压船舶数十艘,影响到周边物资周转。眼下,随着疫 ...

疫情期间,长江上游最大的公铁水联运港口重庆果园港,一度积压船舶数十艘,影响到周边物资周转。眼下,随着疫情得到控制,企业纷纷复工复产,黄金水道恢复畅通,果园港也活跃起来,汽车、集装箱等货品进出繁忙。

记者近日在重庆采访了解到,长江上游水、公、铁通道正加快恢复,物流“大动脉”基本畅通,但局部还有货物压仓的情况,物流业全面复苏仍面临一些制约因素。业内人士建议,加强全链条统筹协调,实施精准扶持,全面激活物流体系,为经济复苏提供有力支撑。

“动脉”恢复顺畅 货物局部积压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辐射长江上游的重庆水路、公路、铁路都不同程度遭受影响,经过全力消阻保畅,截至记者发稿时,水陆物流枢纽基本恢复畅通。

走进长江上游最大的公铁水联运港口重庆果园港,记者看到,吊机刚给一艘船卸完货,正在短暂“休息”;偶尔有货车进出,将港区内的干散货、集装箱运出。果园港件散货码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劲勇介绍,春节以来港口就没停歇,疫情初期由于沿江中小码头关闭,进出港船舶增多,加上本港严格的防疫检查,一度导致40余艘船舶积压,目前这些货物已全部装卸完成,“据船舶企业反映,长江沿线各港口已经都复工了,停靠进出没问题,黄金水道已恢复顺畅。”

在位于重庆西部国际物流园的传化公路港,十多辆挂式大货车有序进出、装卸,港内大数据平台上显示着重庆至全国各地公路干线的恢复状况。重庆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卓颖介绍,除湖北外,重庆至全国的长途公路货运已全部恢复,本地城市配送也在加快恢复,入驻公路港的200余家企业8成已经复工,每天有800台左右货车进出,较正常情况下的1200台大约少三分之一,“公司的国际物流业务,主要走中欧班列、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铁路,目前也都很顺畅。”

但部分物流枢纽仍出现大宗商品压仓的情况。在果园港件散货仓储地,记者看到成片的钢材、钢卷堆码在仓库内外。肖劲勇说:“由于下游客户需求减少,贸易商在果园、寸滩两港积压的钢材库存已超过100万吨,铬矿堆压也超20万吨。如果继续积压,会对港区的货物周转造成阻塞。”

在传化公路港的重庆新石田卡班速运点,一些工人正在将库房内的汽车配件、电子产品装车外运。但库房内仍有不少货物积压。“主要是重庆范围内的教材、课本,9成以上是通过我们运输,但因疫情影响,很多学校开不了学,教材只能积压在仓库里。”重庆新石田卡班速运点总经理赵必勇说。

物流全面激活仍存梗阻

记者调查发现,当前,长江上游水陆物流虽然从疫情早期的停摆中“动起来”,实现基本畅通,但全面激活仍面临不少梗阻。

首先是“人”这一关键要素,从业人员还在陆续到位中。李卓颖介绍,在重庆传化公路港注册的司机有1300名左右,目前仍有两三百名司机没复工,“很多司机来自外省农村,前段时间,他们回来后往往要隔离7-14天,有的跑一次长途去外省市,回来也要观察几天,返工困难,加上疫情期间跑长途存在一定的被感染风险,不少司机宁愿在家等一等。现在虽然政策放宽了,但乘坐公共交通返回来的,仍需要隔离7天时间。”

重庆宇航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中全告诉记者,他们公司目前返工的货车司机有近50人,但之前有不少地方的餐饮、住宿、维修等配套服务复工慢,导致有段时间司机吃、住只能在车上,生活过得艰难,再加上业务量下降,出车次数减少,部分司机的收入也有所降低,这让一些司机更不愿意复工。

其次是“货”的因素,制造、建筑、日常消费等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,水陆货物量同比萎缩,对物流企业造成不小的冲击。“我们公司主要做上海到重庆的集装箱,今年2月份我们只做了4113标箱,同比下降4成多。”重庆太平洋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浩说。

赵必勇等物流企业负责人表示,运量萎缩的主要原因是疫情给上游生产企业带来的影响,“往年同期,我们每天运输15车电子配件,现在不到10车。”赵必勇说,一季度公司营收至少下滑30%,运量短期内很难恢复,“一些小物流企业接到一点儿货,怕丢了客户不敢不跑,又跑不起,只好转包给我们。”

期待精准扶持 加快全链复苏

受访物流企业普遍表示,物流行业支撑着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两条“战线”,亟须相关部门加强统筹协调、精准扶持,助力物流行业加快全面复苏,进一步降低疫情对经济运行的影响。

武汉一加二信息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2002-2019 武汉一加二信息网 版权所有
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