骑行,骑行,向前追梦(讲述·特别报道)

来源: 网络整理 /发布时间:2020-06-30 06:53:47/ 分类:国内/阅读:
图①:王婧 本报记者禹丽敏摄 图②:刘候祥 本报记者姚雪青摄 图③:许龙庆 本报记者戴林峰摄 图④:赵彬 资料照 ...

骑行,骑行,向前追梦(讲述·特别报道)

 

  图①:王 婧
  本报记者 禹丽敏摄

 

骑行,骑行,向前追梦(讲述·特别报道)

 

  图②:刘候祥
  本报记者 姚雪青摄
  图③:许龙庆
  本报记者 戴林峰摄
  图④:赵 彬
  资料照片
  图⑤:覃刘备
  本报记者 李 纵摄
  数据来源:美团和饿了么平台

 

  编者的话

  穿梭在大街小巷,奔忙于楼宇之间。作为“互联网+服务业”重要的一个方面,数百万外卖骑手正逐渐成为连接千家万户、维系日常生活的纽带之一。从美食饮品到生鲜果蔬,再到药品日用品,外卖箱承载着人们对便捷生活的追求和期望,也传递着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与关爱。

  今年2月,人社部、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新职业信息,外卖骑手正式以“网约配送员”的名称,进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。日前,本报记者分赴全国五地,跟随5位外卖骑手,感受他们忙碌的一天。其中,有刚刚入行的新手,也有经验丰富的“跑单王”;有怀揣梦想的年轻人,也有忙忙碌碌的中年人。让我们走近他们的外卖生活,体味骑行路上的酸甜苦辣,聆听他们努力奔跑的奋斗故事……

  

  “工作虽辛苦,心里却很踏实”

  为梦想“蓄水”,为家庭“兜底”,风雨兼程的骑行承载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

  “张老板早啊,我来取餐!”“早啊,今天的第一单?”清晨,赵彬骑着“小电驴”来到一家餐饮店取外卖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29岁的赵彬是河南南阳人,他说,自己是个有浪漫情怀的人,之前曾在不同的城市打过工。“2013年在深圳一家博物馆做保安时,我喜欢上了摄影。”自2018年在武汉送外卖后,赵彬喜欢用相机和手机记录身边的人情风物。闲暇时,他常去湖北美术学院“蹭课”,还报名了公司组织的摄影小组。“做骑手,时间相对自由,可以平衡好工作和兴趣。”他说。

  目前,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注册骑手数都超过300万,赵彬是其中普通的一员。和他一样,骑手们大多来自农村,多为“80后”“90后”,自由度高是他们选择这一职业的原因之一。但和赵彬的“浪漫”不同,骑手们多因生活压力而不敢停下奔忙的脚步,昼夜不停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背后,是对更加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“我家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的大山深处,每次从南宁回家,要先坐大巴再转小巴,再走一段山路。”今年3月,一段南宁外卖小哥晚上在街边路灯下看书的视频,打动了许多网友。主人公叫覃刘备,3年前他大专毕业,本想去外面闯一闯,但因专业技术不够突出而屡屡碰壁。去年11月,他做起了外卖骑手。

  “我在备考二级建造师职业资格证书。从接单到取餐大概有15分钟时间,我就刷刷题,没想到被拍上网……”覃刘备憨笑着说,家人一直鼓励他不要放松学习,他也不想让家人失望。

  同样不想让家人失望的,还有宁夏银川的王婧。外卖骑手中,仅有7%左右为女性,王婧就是其中一员。3年前,为灵活安排时间照顾女儿,作为单亲妈妈的她从服装销售转行成为外卖骑手。

  “每天风吹日晒,一般的姑娘可能受不了。”王婧说,“工作虽辛苦,心里却很踏实,生活压力也缓解了很多。工服一穿,还省了自己的衣服呢!”记者随王婧坐上电动车,阳光很晒,但清风划过耳际,倒也凉爽。“沿路的花都开了,你闻闻,真香!”

  “为梦想‘蓄水’是‘95后’选择送外卖的第一大原因。对中年人来说,更多是因为家庭的经济压力。”阿里巴巴公众与客户沟通部华东区经理张建亚说。

  美团外卖江西负责人许琛说:“今年,美团还将为贫困县提供5万个骑手岗位,并为贫困骑手提供大病保障、免息贷款和30多门有针对性的培训课程等。”

  “不只是送外卖,更像是相互关心”

  一送一收间,温暖悄然流动,汇聚和传递着向上向善的正能量

  戴着口罩的行人、测量体温的保安、登记信息的门卫……1月下旬起,赵彬镜头里的内容变了。

  正常情况下,赵彬送餐的区域每天有300多名外卖骑手在工作,但今年春节只有不到30人。他们的工作也变得多样化:除了送餐,还代购米、面、油、药。赵彬还曾将一位患病老人送去医院。“不只是送外卖,更像是相互关心。”赵彬说,那段时间,送餐箱总是被塞得满满当当,电瓶车上也挂着大包小包。他曾一口气骑10多公里,为顾客送去60个大馒头;连跑8家药店,帮慢性病患者找急需的药品……

武汉一加二信息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2002-2019 武汉一加二信息网 版权所有
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