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币圈”现状:韭菜不够用了镰刀开始互割 交易所人心惶惶

来源: 网络整理 /发布时间:2019-12-03 00:06:37/ 分类:科技/阅读:
“币圈”现状:韭菜不够用了镰刀开始互割 交易所人心惶惶 ...

1、2017年时,毕业仅4年的张良靠着倒卖矿机攒下数百万身家,但此后在区块链自媒体创业和二级市场炒币上都大亏,又回到了起点。“我也只是棵韭菜。”

2、“白皮书的代码是我从淘宝上花5000块买来的,然后根据行业特点补充了区块链如何在行业中应用的内容。”一位曾参与某区块链项目开发的负责人坦言,项目团队简历也可以伪造或从网上下载模特图。

3、有接近币圈交易所的人士对《棱镜》言之凿凿称,交易所会操纵K线图对一些大户的账户下手,这一手法被业内称为“扎针”或“定向爆破”, “交易所就是王”。

4、“原本觉得是白领,干的是互联网工作,结果上个班上到监狱里去。”一位接近交易所的人士告诉《棱镜》,警方抓捕的消息让同事们人心惶惶,不少人现在正在考虑离职。

“满场都是镰刀,韭菜都不够用了,镰刀就开始互割。”梁文(化名)抽了口烟,幽幽的对《棱镜》表示。

在他看来,这便是当下“币圈”的现状。

2017年初,梁文加入一家区块链公链创业公司,随后又辞职创业为币圈项目提供咨询服务。彼时,比特币价格刚刚突破1000美元,比特币和区块链在国内的认知度正迅速升温,项目方发币的ICO模式逐渐多了起来。

到了2017年9月4日,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公告提示防范代币发行(ICO)融资风险,着手关闭境内交易所。比特币价格仍一路飙升。2018年初,“三点钟无眠区块链”风头正盛,打着区块链概念的非法融资活动盛行。但随着监管部门持续严厉打击,比特币价格快速回落,许多ICO代币大跌乃至归零,“币圈”进入漫漫熊市,逐渐沉寂。

2019年10月24日,高层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,再次引发市场对区块链技术的高度关注。于是,一度沉寂的“币圈”也试图蹭区块链热度再度炒作虚拟币,一些非法集资、诈骗活动死灰复燃。

币圈三年,梁文亲眼见证了群魔乱舞、光怪陆离的炒币乱象:有人一夜暴富,炒币赚得千万身家,但更多的人因为炒币倾家荡产,血本无归。

“这是一个人设不断崩塌的圈子,也是认识人的劣根性的圈子。”梁文对《棱镜》表示。在这里,项目方造概念滥发空气币;炒币者明知高风险却抱着一夜暴富、不是最后一棒接盘侠的赌徒心态参与;交易所要么坐收项目方和炒币客渔利,要么联合项目方共同收割炒币客。

不过,币圈新一轮借壳炒作很快便被监管部门出拳重击予以整治。目前,比特币价格已经跌到7300美元左右,跌回了一个月前的起跑线。《棱镜》选择在此时对话多位币圈“老兵”,深度起底币圈从炒币者、项目方到交易所的“癫狂”往事,是为镜鉴。

“靠运气挣来的几百万,都靠实力亏了回去”

2016年一年间,比特币价格从450美元左右翻了一倍多突破1000美元,靠囤币一夜暴富的故事广为流传——李笑来被冠上“中国比特币首富”的称号,一直宣传比特币的“宝二爷”郭宏才身价暴涨。与此同时,以太坊为代表的区块链ICO(代币融资)模式开始盛行,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被广泛关注。

梁文正是在此时正式加入“币圈”的。他花3万元买了当时价格近4元的小蚁区块链代币NEO,不到一个月时间,NEO代币价格飙升至60元左右,这一波操作让梁文获利超过40万元。

此后NEO最高涨破1000元,但梁文表示并不遗憾:NEO初始价格仅有1元,自己购入后获利超过10倍时,已经不敢相信其后续还会继续涨。

同样是NEO,梁文身边一位好友大胆投入40万元,购入当时5元左右的NEO持有到2017年年底,在400-500元之间抛掉,获利高达4000多万元。

这样的暴富故事广为流传,但梁文表示,幸运者凤毛麟角,更多的炒币客最后都血本无归。一位相识的炒币客,炒NEO赔掉了30多万元,尽管金额在一般人看起来并不高,却是他作为工薪阶层当时的所有积蓄。另一位澳大利亚的炒币客,以40美元左右的价格买入NEO,并持有至今——NEO最新价格为10美元左右,跌去了75%。

在2018年李笑来录音泄露事件中,李笑来在点评NEO公链项目时直言其技术“只能跑在windows服务器上”,“没有什么东西长在上面”,即便这样NEO仍涨到了300元。 谁都看不懂,甚至NEO天使投资人之一王利杰一块五就卖了,“后来就是资金盘拉的”。

梁文告诉《棱镜》,身边还有一位好友,在“深脑链”代币2-3元时耗资200万元买入。该代币发行价0.15元,很快就涨到1元,最高时达到4元,且宣传的“人工智能+区块链”概念受到市场追捧。但很快,代币就跌到1元,再跌到5毛。好友在5毛左右大举“抄底”,没想到此后项目代币继续大跌,如今代币价格已跌破1分,基本归零。

如今,好友持有的该代币比项目方都多,被朋友们开玩笑“家里有矿”。

“靠运气挣来的钱,都靠实力亏了回去。”币圈从业者张良(化名)如此对《棱镜》总结自己的炒币经历。

2017年时,毕业仅4年的他靠着倒卖矿机在一年多时间里攒下数百万身家。但此后在区块链自媒体创业和二级市场炒币上都大亏,张良又回到了起点。

武汉一加二信息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2002-2019 武汉一加二信息网 版权所有
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