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督导,是“督”更是服务

来源: 网络整理 /发布时间:2020-03-31 21:11:13/ 分类:科技/阅读:
在线督导,是“督”更是服务 上午10点,江苏大学退休教师韩广才在家中打开了电脑,进入班级群中,开始听课准备工作。作为江苏大学教学督导组组长,线上听课已经成了韩广才日 ...

 
 
在线督导,是“督”更是服务  
 

上午10点,江苏大学退休教师韩广才在家中打开了电脑,进入班级群中,开始听课准备工作。作为江苏大学教学督导组组长,线上听课已经成了韩广才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。开学一个多月以来,他线上听课30多次,平均每周5~6次。

人在家中坐,课从网络来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随着在线教学全面铺开,一场质量监控战在各大高校打响。那么,不入教室的教学督导,又是怎样一番滋味?

“督”的味道变淡

在面对面授课时,北京林业大学本科督导组组长高孟宁一般要提前到教室,跟任课教师打个招呼。这既是一种礼貌,也为了消除教师的紧张感。而切换到在线教学,“进入在线课堂,打招呼变得不容易了”,容易惊动老师和学生,产生一种“不自在”的紧张感;也不想通过寥寥数字,和任课教师进行没有表情的寒暄。

“与传统的教学督导相比,在线督导的确有一定特殊性。从前教学督导专家走进教室现场听课,可以感受课堂的教学氛围,而在线督导就没有那么直观了。”华侨大学教师发展中心副主任陈海蛟说。

陈海蛟负责该校教学督导工作。在他看来,在线授课的情况下,督导专家见到的是教师的授课视频或课件,无法观察到学生的学习状态和反应,也就很难判断课堂教学效果。同时,由于开展在线教学的平台和工具众多,课程呈现方式、教师使用的熟练程度不一,加之平台登录拥堵、网络卡顿等因素,给在线教学和督导带来了新的挑战。

高孟宁补充说,尤其是理工科课程,不能总是依赖PPT翻页,学生会有听、看与思考不同步的感觉,所以需要板书做理论推导和演算。在线教学会由于条件所限,教师讲得多而写得少。拿手写笔在PPT页面书写,字迹受到中央留白或字体潦草的影响,有时会因表达不清或由于省略造成学生理解上的困难,教师们也在寻找线上资源来解决。

这时候,如果按照传统课堂的要求一味强调“督”,教师的心理压力就会陡增,手忙脚乱之际影响的必然是教学效果。这就需要在线督导专家们转换一种思路。

在这场因疫情匆忙上阵的在线教学过程中,高孟宁、陈海蛟等不约而同地将督导的重点转向了检查教学秩序、教学内容、授课方式、学生反馈,以及及时发现教学中存在的困难,收集优秀案例向教师推广上来。

在陈海蛟看来,“眼下‘督’的味道可以淡一些,更多的是为教师、学生提供服务。”比如前期遇到登录拥堵的问题,督导专家及时向教师建议更换平台、错峰登录。作为一所侨校,华侨大学有5000多名境外生,一些境外生反映存在时差且网络信号不好等问题。督导专家建议任课教师做好与境外生的沟通工作,必要时调整授课时间和授课方式,力争线上教学一个都不掉队。

难点与亮点并存

在线课程加入班级群后,韩广才发现师生在班级群里答疑、交流很多。但是,有的教师还是互动性不够。学生上课总盯着电脑比较枯燥,如果不吸引学生,学生会“跑进跑出”。

“一开始在线教学时,学生满意度高,教师教学自评满意度较低。一段时间后,情况出现反转,教师适应了在线教学,满意度高了,学生的满意度却低了,对在线教学的互动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韩广才说。

“掌握学生在线学习的真实情况,是督导的一大难点。不能仅仅看在线人数,因为学生可能同时在做其他事情。”高孟宁建议,教师或有关部门可以对学生做在线问卷调查,了解他们的学习状况、意见和需求,从根本上提高在线教学的吸引力,以问题导入的教学方式、生动的案例、师生积极的互动、教师有情感的声音,吸引学生关注课堂。

“就师生互动而言,有些在线课程学生的参与积极性比面对面教学高。这一方面由于很多学生不习惯当众表达,而在线时没有这一顾虑;另一方面在于教师的组织和引导,使得学生的思维活跃,这对疫情结束后的正常教学或有启发。”高孟宁说。

不久前,江苏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教师王贞涛以其主讲的《流体力学与流体机械》为示范,演绎了一把“小型网络公开课”。听众除了学生以外,还有该校党委书记、国家重点学科流体机械及工程学科带头人袁寿其以及学院领导。在平时,是很难一下子“集齐”这么多重量级督导专家的。袁寿其边听边记录,课后还和王贞涛交流了听课感受。

武汉一加二信息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2002-2019 武汉一加二信息网 版权所有
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