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抗洪面孔|1352公里,十名山西老兵自驾20小时赴江西抗

来源: 网络整理 /发布时间:2020-08-01 15:23:03/ 分类:新闻/阅读:
在距江西1300多公里的山西孝义,退伍军人原鹏帅看到了鄱阳告急的消息,决定组建一支志愿队,奔赴江西鄱阳县支援 ...

7 月 12日凌晨,受强降水影响,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位暴涨,多个村庄被淹,解救被困群众、堵防决口等一系列问题,成了当地抢险救灾的首要任务。

在距江西1300多公里的山西孝义,退伍军人原鹏帅看到了鄱阳告急的消息,决定组建一支志愿队,奔赴江西鄱阳县支援。

从发出倡议到集结出发,这支志愿抗洪队只用了4个小时。在原鹏帅的带领下,这支10人小分队自驾20小时,行程1352公里,从山西赶到江西鄱阳县,配合武警江西总队机动支队,在抗洪一线奋战十日,晒脱皮、磨破手也不下堤坝。

“作为退伍军人,洪水就是命令,若有战,召必回。”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某部服役的原鹏帅说,看到灾情就想上前,已是本能反应。

八一抗洪面孔|1352公里,十名山西老兵自驾20小时赴江西抗

原鹏帅和队友正在装填沙袋。受访者供图

4小时集结10名老兵赴江西抗洪

31岁的原鹏帅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某机动支队服役两年,退伍后回到老家山西孝义,成为当地的民兵应急连综合勤务排排长。

进入七月,江西省鄱阳县连遭强降雨袭击,鄱阳湖水位上涨,发生了几十年难遇的洪灾。原鹏帅也关注着灾区的抢险救援工作,看到一线仍需要支援,他决定组织退伍老兵,奔赴江西。

“我看过很多人民子弟兵抗洪救灾的图片和视频,印象深刻,虽然早已退伍多年,但一日为兵终生为兵,我应该去支援。”原鹏帅说。

7月12日下午2点,原鹏帅在退伍老兵群里发消息,征集愿意一起去参加抗洪抢险的战友,原鹏帅强调:“自费、自驾、六点集合。”

这条消息发送后只过了4小时,两辆车、十名退伍军人组成的志愿队,已在高速路口集合完毕,准备出发。

在这支退伍老兵组成的抗洪志愿者队中,年龄最大的31岁,最小的只有21岁,平均年龄26岁。从山西到江西,1352公里的路程,几人轮流不间断开车,大约20个小时进入江西省境内。

进入灾区,队员们目之所及的灾情,比他们想象的更严重。

7月13日下午6点左右,快到鄱阳县的时候,路上突然遇到一场大暴雨,雨水几乎遮断了视线。缓慢前行的时候,原鹏帅看到前方路上隐隐露出一截车顶,下车检查才发现,前面道路已经被水淹没了,好几辆车淹没在了水中。

原鹏帅说,当时走得特别迷茫,完全不知道前方的水有多深,路面被洪水冲刷后还是否完整,“开着开着水都漫过车门底部了,险些被淹,最后还是遇到当地老百姓(603883,股吧),才找到一条小路得以前行。”

八一抗洪面孔|1352公里,十名山西老兵自驾20小时赴江西抗

抢险过程中,矿泉水水瓶身都沾满了泥土。受访者供图

晒脱皮抹上药继续扛沙袋

在行经横跨昌江的湖城大桥时,大雨中抢险官兵们喊着口号搬运沙袋的场景,再一次感动了原鹏帅和他的队友们,“真想立即停车参与抢险,但还是忍住了,得加速赶往安排好的集结点。”

当晚8点半,他们抵达安置点,还没来得及吃饭,便申请加入一线抗洪队伍。江西武警总队机动支队将原鹏帅等人编为一个班,安排驻守昌江圩江家岭段。

昌江圩江家岭段是单退圩堤,坝体的高度有一定的限制,连日降雨后,有好几处地方出现了管涌,抗洪压力骤增。

原鹏帅回忆,他很担心水位继续上涨,最紧张的时候是7月14号上午,那时水只差一点就要漫上圩堤了。志愿队的老兵们,跟着武警官兵们喊着口号,加快速度运送沙袋护堤。装满的沙袋一袋有50斤,一天下来,大家的手全都被磨破了。

“水位上涨可不分白天黑夜啊,晚上回到安置点后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,最后爬到高处可以一直看着大坝的情况,心里踏实了许多。”谈及这些天参与抗洪的经历,原鹏帅坦言,每天中午太阳快到头顶的时候是他觉得最累的时候,几乎每个战士的皮肤都被烈日灼伤了,起了满身湿疹、热疹。

到了第三天,原鹏帅的脸、脖子、身上的大片皮肤开始发红、蜕皮。

武警总队的医生把他叫过去,边抹药边告诉他,晒到这种程度皮肤可能会留下后遗症,建议休息一下。

原鹏帅觉得这对军人来说不算什么,抹完药又马上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工作,“部队是个好地方,能学到很多东西。常人能忍受的我们能忍受,常人不能忍受的我们也能忍受。”

八一抗洪面孔|1352公里,十名山西老兵自驾20小时赴江西抗

原鹏帅和队友在三庙前一中安置点搬运物资。受访者供图

白天堤上抗洪抢险,晚上照顾留守群众

原鹏帅他们的驻地,被安排在鄱阳三庙前一中的校舍里。这里也是当地灾民的安置点,700多名灾民中,多是孤寡老人、留守儿童等,不少人生活起居需要别人的帮助。

武汉一加二信息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2002-2019 武汉一加二信息网 版权所有
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